我们有什么理由鄙视“好嫁风”?

Updated: Dec 31, 2019

什么是好嫁风?有人这么概括,“显嫩的配色,乖巧温柔,略土气,远离欧美时尚,适当显示身体曲线但不要过于暴露。好嫁风必备的要素:碎花,泡泡袖,白纱,蕾丝,蝴蝶结。鞋子要低跟、坡跟、中粗跟。鞋上要有亮片、流苏、水钻等土鳖配饰,最好穿丝袜!深色或者肉色的,直男都是丝袜控!”(见《好嫁风到底是一种什么风》)。

好嫁风比基尼

2017年,发生了一起程序员被前妻敲诈逼死的案件,人们分析该事件发生的原因,用“好嫁风”来形容绿茶婊前妻的穿衣风格,于是“好嫁风”一词开始进入大家的视野。两年间,作为“高端”、“时尚”的反义词,鄙视好嫁风似乎渐渐成了女性主义者的政治正确。“好嫁风”与“土”、“俗”、“女性的噩梦”等等字眼联系在了一起。总结一下大家厌恶好嫁风的原因,首先是审美风格显著区别于欧美高端大牌,其次是好嫁风代表了一种女人依附于男人的人生观,自然应该为女性主义者不齿。


先看看审美风格,好嫁风是不是就这样不堪呢?


我恰恰认为,好嫁风是相对适合东亚女性的。


我的这种看法当然与我的经历有关,从出生到24岁始终生活在中国,因为从小个子高得突兀,从小就被教成要追求“洋气”的打扮,也发自内心地觉得“洋气”的才是高级的。可是24岁到了美国,周围变得全都是白人,尤其是后来开始做模特,和许许多多不同肤色的模特站在一起过,慢慢意识到了一句废话,你真的不可能比洋人更洋气。


我们必须承认不同人种在外观上确实存在物理区别,比如总体上,白种人比黄种人轮廓更立体,棱角更分明,而黄种人的轮廓总体上更加圆润柔和。而如果比较男性和女性,又会发现,本身女性的轮廓通常比男性更柔和,也就是说,黄种人的体貌特征和女性的体貌特征是相互放大的——黄种人的女人看起来更女人。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相对于白人女性,东亚女性基因上就较为缺乏高端时尚的天赋。近年来我们对欧美高端时尚钟爱的高级脸也同样越来越有研究,“性冷淡风”、“鲶鱼星人”、“高级脸”甚至成为了新晋网红词汇。至于“高端时尚”的标准,基本可以概括为,女人不太女人,男人不太男人……那么看起来特别女人的东亚女性自然就整体不高端了,起码是高端不过白人女性。你可能会说,不对啊,我们不是有刘雯、林允、舒淇、杜鹃……我们有很多“高级脸”或者“鲶鱼星人”啊。事实上,这些词汇的产生和流行恰恰说明了,这样的长相在我们的人种当中不普遍,因为太特别了才需要特别命名,否则都叫“美女”不就好了。正是因为在这些个案里,她们的魅力得到了大众认同,可是用“美女”好像又不太准确,才需要特别发明一些之前没有的词汇。



所以,东亚女性追求“欧美所谓”的高端审美,事实上就是在和洋人比谁更洋气,概念上大致相当于黄种人和白种人比谁白,人类和猎豹比谁跑得快……当然,在某些个别情况下,某个黄种人可能比某个白种人更白,博尔特确实可能比某一只猎豹跑得更快,东亚也确实出了不少世界超模,可是归根结蒂,都是用别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


而且,哪怕是那少部分的例外胜出者,我们也不难提出异议。比如景甜在一张合影里确实白过了抖森,可是如果拿她和妮可·基德曼相比呢?刘雯的确是世界级模特,可是和辛迪·克劳馥、娜奥米·坎贝尔、吉赛尔·邦辰比,级别又怎样呢?博尔特在猎豹的世界里,恐怕也没有办法冲在最前面。从这个角度看,东亚女性追求所谓的“欧美高端”审美,本质上是用一种欧美标准来要求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委屈自己跪舔别人。


那对东亚女性来说,什么应该成为自己的标准呢?前面说了,总体上,东亚女性的长相“特别女人”,那追求女性的装扮,穿碎花,泡泡袖,白纱,蕾丝,蝴蝶结,就完全可以理解为东亚女性发挥自己的女人特长,将亲和力发挥到极致而将攻击性减到最低,我们为什么就要说它土气、俗气、低级呢?我们为什么要这么看不起自己呢?



现在,我们可以看看“好嫁风”背后的人生观了。

“好嫁风”的女人,好嫁吗?


这完全是个轻轻松松就能否定的命题,深田恭子36岁、志玲姐姐44岁,她们都爱穿蕾丝雪纺泡泡袖,她们嫁了?我们知道,说“好嫁风”主要指东亚中日韩的时尚风格,可是注意了,在“好嫁风”方兴未艾这几年,中日韩三国的结婚率都是连年走低,这从世界垫底的生育率就可见一斑。不穿好嫁风的美国女人的初育平均年龄是26.3岁,而越来越喜欢“好嫁风”的上海女人初育平均年龄是29岁(见《改革开放40年上海女性发展调研报告》)。反正从客观数据来看,“好嫁风”完全没有更好嫁。


那主观意愿又如何呢?

穿“好嫁风”,一定是为了嫁吗?



前面已经提到了,“好嫁风”可以看成是东亚女性基于自身体貌特征为了扬长避短而选择的风格,其基础是发现自我;相较而言,追求“高端欧美”才是委屈自己跪舔别人,到底哪个比较自我哪个不太自我?


说完理论再来看看实例,“好嫁风”的女明星和“欧美风”的女明星,谁在婚姻里更加委屈自己?


不知道提到“在婚礼里委屈自己的女人”,你会想到谁?我个人的话,第一个想到小S、然后贾静雯(的第一段婚姻),然后再是“选择原谅”的马伊琍、郑秀文、佟丽娅、谢杏芳、林凤娇……(此处省略一万人)她们好像哪个都不是“好嫁风”,甚至小S和郑秀文的时尚风格完全就是“好嫁风”的反义词。


那我们再来看看典型“好嫁风”的女人,除了前面提到的逼死程序员的前妻,另一个常常被提到的例子是奶茶妹妹,宋慧乔、石原里美、Ayawawa的信徒们也包括在内。她们确实嫁了或者想嫁,这没错,可是她们在婚姻里委屈吗?你当然可以替抹茶妹妹委屈一下,谁让她嫁了富豪呢?她刚嫁的时候,你真的没觉得她绿茶吗?


说实话,我完全可以理解热衷“欧美高端”时尚的女人更容易在婚姻中委屈自己的倾向。因为之前说了,高端时尚之所以成为高端时尚,本质上是因为淡化女性性别特征,执着高端时尚的人倾向于有一种约束自我天性追求超越的罗格斯中心主义价值观,她们更容易觉得女性“委曲求全”是一种美德。谣传艾薇儿有一句名言:“我纹身、抽烟、喝酒、说脏话,但我知道我是好姑娘。真正的婊子喜欢装无辜、装清纯、喜欢害羞、喜欢穿粉色衣服”,被众多标榜独立解放的小女孩奉为圣经,可是这句话预设了一种“好姑娘”的价值观。但事实上,我们为什么要做好姑娘?好姑娘的标准是什么? 我纹身、抽烟、喝酒、说脏话,我一样可以读书、识字、写代码、修水管,我想穿什么穿什么,好姑娘是哪个,关我什么事?


到这儿情况就很清楚了,奔着嫁人的目标而主动选择“好嫁风”的女人,其实是最不会在婚姻中委屈自己的。她们实际上有着强大的自我,投资“好嫁风”可以看作她们职业发展的一个步骤。与其说她们依附男人迷失自我,不如说她们利用男人成就自我,她们可没想做“好姑娘”。我个人是觉得,能把婚姻当成事业来投资的女人,内心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大。而像我这种内心不够强大无法相信男人的女人,我自我的方式是自己给自己买婚纱,这样有一个优点,想试多少套多少次都可以……我这,大概也算“好嫁风”?


综上,说“好嫁风”代表的审美趣味太Low,事实上是跪舔欧美;“好嫁风”本身正是代表了东亚女性自我觉醒的人生观——要把适合东亚女性的元素特征加入世界时尚之林——它不一定为了嫁也不一定好嫁。


可以肯定的是,在东亚语境中,穿“好嫁风”的女人,自我意识强,不管她是否以嫁人为目标,都是绝对不好娶的。











90 views

© Liulin Zhang 2019.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Instagram - Grey Circle
  • Facebook Clean Grey
  • YouTube - Grey Circle